·第十三届中国工业论坛在京举办   

您所在的位置:电气中国网-电气行业的意见领袖首页 > 封面秀 > 正文

悬念知多少

来源:电气中国杂志   作者:文/贾 文   时间:2013-01-22 14:18:59  
描述:

“泡沫可以被轻而易举地捅破。但是,用一根针来捅破泡沫,让它慢慢地破灭,这可是一项难度不小的任务。价格的下跌总比上涨更加迅猛。一只充足气的气球一旦被戳破,就不会有条不紊地漏气。”在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加尔布雷思撰著的《1929年大崩盘》一书中,读者可以读到这样富有哲理的句子。该书于1955年初版后,屡屡重印。而该书每次重印畅销,就说明又一投机事件,另一个泡沫或接踵而至的灾难。于是,很多人都知道了:1929年大崩盘之后,引发了10年的大萧条。


1929年大萧条会卷土重来吗?当美国的次贷危机升级为金融海啸,波及全球的时候,很多人的脑子里都有这样一个悬念。而怎样评估这次百年一遇的金融风暴?归纳起来,大体上有3种论点:


一曰“衰退论”。这种论点,其实早在2007年底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。但当时并没有形成共识,因为按照传统的判断经济衰退的定义是,一国GDP出现连续两个季度的负增长。而次贷风波发生后,尽管美国经济2007年增速为2.2%,是5年来的最差表现,但并没有出现负增长。再加上美国政府出台刺激经济的一揽子财政方案,可以增加经济增长1个百分点。所以,当时包括美国经济学家在内的很多人都表示,现在作出美国经济已经陷入衰退的结论,还为时尚早。然而,时至今日,美国经济衰退已成定局。有专家预计,美国2008年第四季度GDP可能负增长4.3%,为1982年以来最大跌幅。还有专家表示,包括美国、欧洲和日本在内的世界三大经济体,都已经出现了经济衰退。


二曰“泡沫论”。这种论点认为,美国次贷危机爆发,只是泡沫破裂的导火索。而全球化使泡沫在一个紧密联系的全球经济中,有很大膨胀空间。中国的普洱茶、孟买的房地产、沙特阿拉伯的石油、巴西的大豆和佳士得拍卖行的现代油画,很多资产都有泡沫。当泡沫破灭时,所有的价格同时暴跌,其速度之快、范围之广,让政府、企业和学者都感到困惑。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的喜怒无常、变幻莫测,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刚刚过去的2008年,纽约商交所原油期货价格在当年的第一个正式交易日,报收99.62美元后出现小幅回落,但很快就打着滚儿上涨,到7月份一度接近每桶150美元。谁知,很快“飞流直下三千尺”,到年底的时候,原油期货价格竟然一度跌破了每桶40美元,让很多人目瞪口呆。


三曰“最大论”。这种论点认为,此次百年一遇的金融风暴,是自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金融危机。危机的严重程度,比1929年大崩盘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不但一些发达国家的经济出现衰退,而且很多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受到冲击。美国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就推翻了多米诺骨牌:先是联邦政府宣布接管房利美和房地美,美联储向濒临破产的美国国际集团(AIG)提供850亿美元紧急贷款; 紧接着华尔街原五大投行或被并购,或宣布破产保护,或申请转型为商业银行,宣告了“华尔街投行时代”的终结;然后是汽车业三大巨头面临倒闭申请救援,麦道夫的丑闻传出……而作为发展中最大的国家,中国的舆论导向也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:美国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,从“有限论”变成了“加深论”,宏观调控政策从“从紧” 变成了“宽松”,从加息变成了减息,最大的一次减息幅度竟然高达108个基点,这在过去是从来没有过的。


显而易见,“衰退论” 已经成为定局,“泡沫论” 已经成为定论,“最大论”已经成为共识。那么,1929年大萧条会卷土重来吗?我们的回答是,今天的现实与20世纪30年代已经不可同日而语。尽管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动荡,被舆论普遍认为是百年一遇的金融风暴,是1929年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危机,但如果把现在的情形与20世纪30年代相提并论仍然是有些夸大其词。这主要是因为,1929年大崩盘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洋溢着“普遍的信任感和乐观情绪”,而现在的各国首脑已经普遍增强忧患意识,积极应对挑战,为了应对金融危机这个共同的挑战,代表着全球85%的经济总量的G20第一次首脑峰会的召开,就是这样一个突出的例子。正像《1929年大崩盘》的作者加尔布雷思说过的那样,“将来,无论经济是否基本健康,股市再现投机热,随后发生股价暴跌,都不可能再对经济造成像1929年那样的影响。遗憾的是,这要到事后才能完全明了。”所以,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,像1929年大崩盘之后,引发了10年大萧条那样的历史悲剧,在今天重演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
但是,悬念并没有到此为止。接下来的问题是,调整的时间大约需要几年?美国的情形姑且不论,就中国的经验来说,大凡调整,一般都需要3年左右的时间。现在已经有一种比较乐观的预测,据说到今年下半年经济有可能出现好转。然而,这是不是意味着调整的结束呢?仍然是一个悬念。


既然是悬念,就是变数,就存在着不确定性。对于我们的电气企业而言,挑战危机的一个前提,就是把这个悬念想清楚,而不能盲目冲动,甚至“形势不明信心足,方向不清胆子大”。

Copyright © 2010 elechina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 . 版权所有: 《电气中国》杂志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46号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大楼 邮编:100823 京ICP备13039591号
热线电话:010-68594839/68594823 传真:010-68510715 客服邮箱:dqzg2008@126.com
技术支持:39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