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场座无虚席的演讲-会议报道-网络-电气中国网-电气行业的意见领袖

·李克强:推进制造业提质升级 支撑中国经济迈向中高端    ·工信部长苗圩:制造强国和网络强国建设迈出坚实步伐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网络 >  会议报道 > 正文

一场座无虚席的演讲

来源:电气中国   作者:于鸿宾   时间:2015-09-29  
描述:张瑞敏登台演讲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11:40了。此刻已临近正午时分。台下已经有听众从包里拿出了饼干。在主持人介绍“张瑞敏先生刚刚获选成为‘全球最具影响力50大商业思想家’(Thinkers50)唯一入围的中国企业家”之...

 

张瑞敏登台演讲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11:40了。

此刻已临近正午时分。台下已经有听众从包里拿出了饼干。在主持人介绍“张瑞敏先生刚刚获选成为‘全球最具影响力50大商业思想家’(Thinkers50)唯一入围的中国企业家”之后,全场掌声响起。

这可能是10年来张瑞敏对海尔战略最完整的一次表达。海尔的转型,海尔对“人单合一管理模式”的探索,在过去的10年中不乏质疑的声音。有媒体甚至用和其他公司对比的方式指出“海尔的衰落”,质疑海尔“为什么在10年中只增长了1000亿”;去年7月,顶着“海尔大裁员”等标题的文章一度占据媒体头条;就在今天上午,张瑞敏演讲之前,我所在的一个微信群里还有人在问:为什么总是看不懂海尔?

张瑞敏在55分钟的演讲中,把这些问题的答案和盘托出。

“人单合一提出十年,到今天正式进入2.0时代。1.0时代我们推动员工和用户连到一起,表现出来的是把企业和市场连到一起,于是内部就划分了单位,变成一个自主经营体,直面市场和用户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问题来了,受到原来组织机制框架的限制。2.0阶段海尔要做的一是颠覆原有传统模式,二是建立共创共赢的新模式。”张瑞敏把海尔实践人单合一的历史沿革及其2.0版本的本质一语道破。

这是全球第一白电品牌10年来最重要的战略迭代。“原来企业的定位是以自我为中心,而现在企业的定位不应该是一个独立的、可以包打天下的单位,而是互联网的一个节点”,他举例说。“一台电脑什么都不是,但是连上网络就无所不能;人的大脑有百亿神经元,每个神经元都非常愚蠢,但是连起来就非常聪明。”

在互联网时代,短期的增长未必是对的,不转型则一定不对。在张瑞敏看来,2.0版本的人单合一体现在“三化”上:企业平台化,用户个性化和员工创客化。“组织理论之父”马克斯·韦伯提出的科层制、现代官僚制像个正三角形,100多年来,所有的企业、军队、政府都是这样。张瑞敏则认为,企业平台化就是要打破科层制:“我不会给你提供一个工作岗位,但是我给你提供了一个创业的机会,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。海尔则追求成为小微的股东之一。”

张瑞敏曾经师从日本的“全面质量管理”,也向美国学过“六西格玛”。但今天,日本和美国在面对互联网深刻变革的时候,一样闯进了“没有路标的花园”。张瑞敏说:“过去10年里,我遍访欧洲、美国的企业,像海尔这样几万人规模的公司,进行如此深远的颠覆,目前为止只有我们一家。哈佛收纳了海尔最新的案例,证明路径是对的,剩下的就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最动情的一幕出现在会议议程过半时,人单合一的“超级粉丝”——安徽泰源机械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兆宏的发言。这位年过50的粉丝甚至把海尔的战略损益表使用在日常管理中。他说:“我们虽然规模不大,但碰到的问题一点都不比海尔小。人单合一给我们最大的帮助,其实是提供了一套管理体系和工具。”(海尔新媒体将另文刊出专访全文)

张瑞敏引用王安石的名句来结束演讲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12:40了。我的同事负责会务,她本来担心午饭时间听众等不了那么久,但一直到主持人宣布论坛结束时,听众有增无减,会场依然座无虚席。

“王安石是北宋著名的改革家。他很有感触,改革应当做到三不足:天变不足畏,祖宗不足法,人言不足恤。”他说,“天变了不要害怕,从传统时代变成互联网时代,你一定要上去,如果退缩等待死路一条。祖宗不足法,现在我们用的是传统时代的管理模式和思想,还是亚当斯密的细分化,还是泰勒的劳动时间研究流水线,这套已经没用了,不能停留在原来的经典上,现在要创新。人言不足恤,你一定要认真干,人肯定会说三道四。但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,最终它一定会奔向大海。”

附:张瑞敏演讲摘要

1、一台电脑什么都不是,但是连上网络就无所不能;人的大脑有百亿神经元,每个神经元都非常愚蠢,但是连起来就非常聪明。企业的定位,说到底是封闭还是开放的问题。

2、职能部门就是干良心活,他们怎么人单合一呢?海尔把原来的职能部门合成“两个平台”:一个叫共享平台,一个叫驱动平台。共享平台要做到“活而不乱”,驱动平台的目标是“事先算赢”。

3、2000年,德鲁克到全美企业家大会上演讲,当时他已经90多岁了,好不容易坐稳了之后,他说,今天只给大家讲一个问题,你记住我这一句话就行了,“在企业里最不懂企业运营的就是CFO。”他解释说,因为企业家精神是关注企业的未来,而不是关注企业的过去。CFO给的报表只是把过去写得清清楚楚,但未来他不知道。

4、大规模制造下的产销分离是,产品从工厂到商店、再从商店再到顾客。现在虽然有了电商,电商只解决了去线下实体店的问题,所有工厂还是要到这个平台来卖。但互联网要求的并不是用户的购买,而是用户体验。现在我们在建“互联工厂”,用户体验是无缝化、透明化、可视化的。我们能不能做到去线下店、也去线上店呢?

5、昨天(9月18日)我和里夫金先生在海尔交流。《第三次工业革命》这本书里有个观点对我影响非常大。书中说,全球化的下一个目标是洲际化。这句话乍一听有点像悖论:全球化已经很大了,应该更大,但是洲际化又缩回去了。其实不然,洲际化就是要从大规模制造到大规模定制。定制就需要本地化。

6、“用户个性化”的目标,我们叫做产消合一:生产者、消费者合一。我把叫它做“否定之否定的演进”:小作坊一定是自产自销;大规模生产一定是产销分离,因为生产量太大了,不能前店后厂;互联网时代,又是自产自销了,我就希望海尔的互联工厂变成自产自销。但是,这还不是最后的目标,最后的目标要达到产消合一。这是基于共享经济的。

7、这个月的《福布斯》杂志刊登的文章说,英国、美国、加拿大已经有1/4的人加入到共享经济,而且预测12个月以后会翻一番。我们应该想用什么样的新指标来提高GDP。因为共享经济一定会使GDP下降。共享经济,一定是所有权向使用权转移的。

8、“世界上最大的问题等于最大的商机”。“自创业”的意思是,员工自己要寻求机会,如果你寻找到了,就可以变成一个自组织;这个自组织又可以自驱动。这个组织没有领导。没有领导谁来驱动?用户。

9、怎么样创造一个平台,让每个人都把他的价值充分发挥出来?一个鸡蛋从外面打破,一定是人类的食物,但从里面打破,一定是新生命的诞生。我们的任务是让每一个员工都能够“孵化”出来,都能够破壳而出。

10、我到欧洲和美国考察,看能不能找一个学习的样板,但是没有找到。中国过去没有自己的管理理论和模式,所有东西都是学外国的:改革开放初期、80年代,我们学日本的精益管理,之后学习美国GE,但是,在互联网时代学颠覆,真的没有榜样。

11、一个人执行力很强,但是让他创业就未必行了。80年代日本的企业超过美国企业,说到家就是日本的团队精神和执行力文化太强了。“二战”后占领日本的麦克阿瑟说,日本有最好的士兵,但却有最糟糕的将军;法国雷诺收购了日产,说过同样的一句话,说日本有全世界最优秀的工人,却有最糟糕的主管。今天我们要的不是执行力文化,而是创业文化。

12、天变不足畏”,天变了不要害怕,从传统时代变成互联网时代,一定要冲上去,如果退缩等待,那是死路一条;“祖宗不足法”,现在我们用的是传统时代的管理模式和思想,还是亚当·斯密的细分化,还是泰勒的动作研究、流水线……这套已经没用了,不能停留在原来的经典上,要创新;“人言不足恤”,一定要认真干,人肯定会说三道四。河水可能会经过千山万壑,但最终一定会奔向大海。

Copyright © 2010 elechina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 . 版权所有: 《电气中国》杂志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46号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大楼 邮编:100823 京ICP备13039591号
热线电话:010-68594839/68594823 传真:010-68510715 客服邮箱:dqzg2008@126.com
技术支持:39网络